TradeCloud:颠覆那些颠覆者们


24.11.2017
TradeCloud 平台于十月启动,其中重点关注了实物大宗商品贸易的将来。我们在 LME 周与共同创立者 Simon Collins 进行了会面,向他了解了启动情况以及对行业远景的看法
  • 产品展示并不是常常能够让我们大跌眼镜,但 TradeCloud 做到了。交易平台的虚拟现实之旅沿着长长的走廊往下以及搭乘高速升降机,在一处地下实验室中进行。其中展示了一站式服务点,通过从桌面或移动装置访问共享的云服务器,买家和卖家可以竞价报价、货比三家、探讨交易、执行合规审核和互换合同。该启动的TradeCloud 版本可提供金属交易所需的一切功能,但随着此平台受欢迎度不断增加,其设计也可实现扩张、适应其他大宗商品交易市场。
  • HC Insider (HCI):TradeCloud 解决方案用于解决什么问题?
  • Simon Collins (SC):与其说这是解决问题,我会更愿意将其称作是开创更高效率。商品交易中的行为具有以下趋势:人们通过电子邮件、电话或任一可用的社交媒体工具进行一对一沟通。这些是很棒的工具,但不是专为商品交易而设计,因此我们需要了解很多关于它们所能提供的令人惊叹的连通性并对其进行调整来适应行业。
  • HCI:TradeCloud 已启动,重点在于金属方面。它可能会向哪些市场进行扩张?
  • SC:我们从金属领域开始是因为我们了解当前操作方式中的问题,我们也非常分熟悉从事这个行业中的人员。但是,我们通过使用云平台所获得的效率也适用于所有大宗商品。我们相信,扩张进入石油、农产品和化工行业存在很大的潜力。我认为我们不太可能会超出这些 — 我们并不想失去我们作为大宗商品行业参与者的身份。
  • HCI:你们的竞争对手是谁?
  • SC:简单的回答是,我们没有竞争对手,因为我们的产品目前是独一无二的。我们确实看到了新出现的平台,其中部分还先于我们的产品出现,但这些平台都略有不同,在服务市场和自身定位方面存在差异。
  • HCI:您认为,TradeCloud 在成功路上的最大障碍是什么?
  • SC:采纳,这很明显。我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我们要改变的是人们工作的方式。这是行为型的,这关乎人们如何开展业务,如何完成日常例行工作。我们在改变这些。当然,我们有时候从潜在采纳者处听到的评论有两种。一种是“我过时了”或者“我是勒德分子(即反对新技术的人)”,我们全都能适应。我们过去惯常使用电报机,之后我们拥有了传真机,接下来是电子邮件,现在我们使用的是聊天工具,如 微信/WhatsApp 等。所有的贸易商都对这些变化适应良好,因此我相信他们也将会适应以平台为基础的业务。只是需要一些时间。
  • 我们从潜在采纳者处听到的另一种评论是,我们正在摧毁业务中的人性化,使其变得更机器化。我对此并不同意 — 没有任何东西阻止人们拿起电话或拜访某人,而且因为我们的平台运行设计就是移动应用,我们更贴合实体贸易商并非整日坐在办公室电脑面前处理业务这一事实。实体贸易商需要四处奔走,且在途中需要保持消息灵通,无论是在与客户会面、到访港口或是检查货物装船时都是如此。他需要使用 TradeCloud 了解业务最新消息,这可以通过聊天室或是安全储存在云端的信息来实现。
  • HCI:在颠覆性技术适应性方面,商品行业落后于金融市场多少?
  • SC:我们认为这个行业正在迎头赶上。在过去十年中,作为对不断发展的市场及更低利润的回应,这个行业在 IT 和软件方面投资巨大。比如说,如果你看看最大的石油交易商的周转量,你会发现他们变得越来越大,因为市场仍在发展。金属行业也在发展,但其中增额大部分位于中国,因与消费有关。如果你每年的营业额达到 1000 亿美元,那么你需要对运营情况有着很高的控制程度。 所以贸易商都在通过构建控制系统进行适应。
  • 大宗商品行业的不足之处(我们也在努力填补缺口)在于对客户的接触。其他的适应性改变措施并不能真正改变这一点。行业传统的系统的构建主要是为了提供风险管理解决方案。但你可以看到,其他市场中,与客户的接触大部分是通过手机,这是商机窗口。我们尝试学习这点,提供相同的功能,以便您可以通过客户的手机与他们进行接触。
  • HCI:大宗商品贸易行业重复利用市场架构中“低效性”的特征,贸易公司对于引入技术来实现更高运营速度和运营效率的接受程度如何?
  • SC:所有的市场参与者都在使用技术来获得贸易状况,我们也能看到如数据分析服务等技术解决方案的不断出现。这仅仅是因为它们能够提供竞争优势。如果你的竞争对手有您所没有的消息,那您便会错过机会。总体来说,我认为,过去 12 个月是企业整体的分水岭。他们在探索关心最新动态,会说“我们就是需要一个数字化战略”,其中投入了很多人力物力。
  • HCI:您认为,是哪些已发生的事情推动了这一改变?
  • SC:我认为是企业们看到了如亚马逊和阿里巴巴这些市场中的巨头,他们会从两个方面来看待接下来的发展。他们可能会说“嗯,我们需要通过研发出我们自己的技术来颠覆这些颠覆者”或者他们仅仅是意识到,他们需要在既有业务中表现更出色。他们也意识到最终,某一天,使用颠覆性技术的企业将会进入他们的市场领域。
  • HCI:研发进步性内部技术的技能组一般出现在技术企业中,如谷歌、亚马逊或 Facebook 等。考虑到这些行业之间的文化差异,贸易商行吸引和留住此类人才的挑战性有多大?
  • SC:大宗商品行业中的思维需要进行一些调整才能吸引这类人才,但已经有些小迹象表明,它正在改变。比如说,高盛集团最近放松了其工作着装要求来吸引技术人才。技术员所偏好的工作环境有一些不同,他们在协同性、偶发性更强的环境中表现更出色,但大宗商品的世界一直相对封闭。
  • 企业们需要仔细思考他们的优势以及如何利用技术方面来发展企业。他们的优势是否在于跟客户的关系?客户的可靠性?交易对手对他们的信任?他们令人惊叹的物流能力?还是其他?行业对于这个问题的思考已有一段时间,但我们到达了一个分水岭。例如,我们看到亚马逊进入了超级市场领域,这仅仅是一个公司与其能力相符的前进方向。
  • HCI:您认为,大宗商品交易行业使用技术的远景如何?
  • SC:我们乐于参与从技术平台角度围绕大宗商品构建生态系统的讨论。其中涉及了多个元素,包括金融、保险和物流。以上是三种关键元素,这还关乎如何与人保持联通 — 不仅是在同一平台,还包括跨平台联系。例如,文档解决方案对于想要从使用纸质文档解脱出来的人员来说是一件大事。我们更着重于贸易合同解决方案,且有希望将二者进行合并。我们也看到了,风险管理系统都转向云端,因此将 TradeCloud平台 上达成的交易放入风控管理系统中也会很容易。
  • HCI:在将来,所有的实体商品交易将会在基于云的系统中完成,这是否可能?
  • SC:很有可能。但是也会存在一些始终需要经过一段时间和在平台之外进行谈判的交易,比如说长单合同。但即使你是这样操作,将这些交易放在平台上完成也会比平台之外要更好,否则他们将保持孤立状态。我们可以设想的是,交易将会完成,而交易对手考虑到后续的交易后服务也会要求你在 TradeCloud 进行订购。这是您与客户的关系记录。
  • HCI:与交易对手建立信任的这个方面看起来十分重要。我们是否应将这视为基于云进行交易的采纳者的很大驱动力?
  • SC:在建立信任方面,平台的表现一直很棒。通过财务公文来了解你的客户仅仅是一个开端。Airbnb 便是一个典范。没有比让人在你房中睡觉更具私人性质的事情了,但是 Airbnb 做到了。这个平台使之成为可能,通过让交易对手以正确方式认识对方。这种可见性是成功的关键,因为这可以权衡风险与回报。
  • Simon Collins 在商品业务领域拥有 25 年经验。在其从业过程中,曾有十年时间在亚洲开展业务,往返于北京、香港和上海。他在 Gerald Metals 公司担任了 10 年高级管理职位,而后于 2006 年进入 Trafigura 公司。在 Trafigura,他管理了 Trafigura 全球精炼金属部门五年,然后进入管理董事会,负责集团内的金属和矿物业务。
  • TradeCloud 是由在大宗商品和技术领域拥有丰富经验的高管群体成立的初创企业。TradeCloud 的目标是提供一个通用平台,生产者、消费者和贸易商可在其中进行联络,交流供应、需求和价格的相关信息。TradeCloud 旨在交付能够简化通信、加快协议流程并减少合约违反风险的用户体验。这一目标针对合约、装运单据和通信为用户提供了无缝解决方案,确保这些流程进行了记录、正确分布且安全。
  • Full Article >